经建会财经法制协调服务中心主任左珩, :hear..." />

世界杯赛程

如题~

请报
  型号
      配件
         价格
&n:
「小老鼠,p; border="0" />

经建会财经法制协调服务中心主任左珩, :heartbork:heartbork:heartbork:heartbork:heartbork:heartbork



M88.COM 材」。 ◎ 地区:屏东县
◎ 店名:叶门渔产
◎ 您推荐的美食:樱花虾牛轧糖
◎ 价钱:食玩客对折王优惠价半价300元
◎ 地址或理尚达曼最近公开指出, 真正的缘份,不是上天的安排?  真正的自卑,不是你不优秀?

继续阅读>>
让你哭到撕心裂肺的那个人,是你最爱的人;让你笑到没 高雄市三民区正忠路上的一间加哩饭
店名叫:田心
他的加哩猪排饭真的很好吃
又很大一盘
还有附赠饮料
因为是开在学校区域
所以很便宜
大家可以去吃看看!!

它有卖日式咖哩饭和越南河粉

老渔翁人物昌化鸡血正方章<矣,在所自处耳!」

上面那不太容易懂的文言文提到了今天嘴炮文的主角,
很明确的今天不再是Mr.小人来担纲演出了,
那请问,今天的主角是谁?
「李斯」,如果你这麽想,
那表示身为将军的粉丝读者的你该面壁罚站检讨了,
李斯这混蛋有啥好讲的?
没错,今天绝对也肯定不是要述说李斯的故事,
将军今天要讲的是「肥老鼠的故事」…
谜之音:「干!老鼠有啥好讲的?」
将军:「别看不起老鼠,你看人家米老鼠一年赚了多少钱?皮卡丘也是老鼠阿,红到世界各地耶!!」

-----故事开始-----

话说在某个粮仓裡头住了许许多多的老鼠,
也因为这裡有充分的食物供老鼠们尽情享用,
所以这群老鼠个个都吃的像猪一样胖,
只是没像猪那麽大隻罢了,
基于动物的本能,老鼠吃饱就会打洞,
所以他们就在粮仓的正下方用力地打起了一个又一个的地洞,
一边打洞又一边吃米,
正所谓”动一动还能多吃好几碗”,
当初阿Q桶麵是该找这些老鼠代言才对…

老鼠打洞是为了自己居住用的,
各自打各自的洞造成效率低落,
而且常常发生一隻老鼠打著打著却把别的老鼠家的牆给打穿了,
产权纠纷不断,三不五时就会发生老鼠间的械斗火拼,
于是,老鼠群裡头有位较有智慧的跳出来做协调与调度,
他把老鼠们分成几个专业团队,
有的负责打洞、有的负责搭伙、有的负责送饭…等等,
然后再划分地盘与食物、人力还有工作量,
简单说来,这小小的粮仓裡头,
老鼠们建立起了如同企业运作的部门分工制度,
于是老鼠们风风火火地开始了新的生产方式,
可预料的,在制度的规范之下,
原本如同散沙的老鼠们同心协力打洞与吃饭著,
当初的产权与效率问题转眼间消失无踪,
而这位有智慧的领导鼠自己担任这企业的董事长,
更建立了董事会、监委等机制,
也设立了团队的干部、主管,
让这制度更完整,也让整体运作效率再次向上提升…

直到某天,有一隻小老鼠来到这粮仓裡头,
四处嫌晃了一圈后,他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:
因为大家实在太有效率了,
粮仓地基已经被老鼠们挖到几近掏空,
而老鼠们浑然不知,仍然勤奋不懈地继续干活著,
这隻小老鼠大喊著:
「大家别再挖了,再挖下去粮仓会垮掉,大家会死光光的!!!」
听了小老鼠的话,老鼠们哈哈大笑起来:
「你是谁?是老鼠公司的董事长吗?你不过是一隻小老鼠而已,有什麽资格让我们停止打洞?」
这时候粮仓地面颤抖起了一下,小老鼠急得大叫:
「我是一隻小老鼠不错,可我说的是对你们大家都有利的事情,为什麽你们不肯听呢?」
这时候一隻大老鼠说道:
「小老鼠,不是我们不肯听你的,问题是,如果我不在这裡挖洞的话,主管会骂我,然后逼我继续挖,而且我不挖,别的老鼠也会挖,别的老鼠挖了洞,就会挤压了我的生存空间。 在好康挖挖挖网站上看到的
story.php?id=62595

春节期间刚好有专案活动
可以带家人一起去做健康检查

一、活动期间:自民国一百年一月一日至民国一百年二月二十八日止。
二、活动对象:
1.老顾客新春健检。(曾于011年针对社区民众进行问卷也发现,人爱吃胃药「顾胃」!根据健保局统计,国人一年吃掉的胃药超过20亿颗,平均每位民众一年就吞下超过100颗的胃药,而自行前往药局购买的胃药市场,每年更高达4亿元之多,多数是受胃食道逆流「火烧心」困扰,不过医师警告,喉咙卡卡的一定要就医诊断,否则长期逆流致癌机率恐高出30倍。著灭亡的结果吗?」
大老鼠听了就说:
「小老鼠,办法还是有的,只要你能够说服董事长下达让大家停止打洞的命令,米囤就不会坍塌,大家的性命也就保住了。














分别是不同时期的我~

喜欢或不喜欢  都拜托给的回应吧~ 轩辕不败~终于败了~~
拖了这麽久的无聊戏码~
终于败在嗜杀者的手下~
当初~~轩辕不败进入识界我想这下子又有得拖了~
还好~~这段好像草草结束~!~
但!嗜杀者和轩辕不败的战斗~
好像也不怎麽精彩的结束了~
只有最后

Comments are closed.